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黍宁

黍宁的全部作品集

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(穿书)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穿书,不黑原男女主。 一个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的故事。 为了回家,吴惜翠必须攻略那个素有“小菩萨”之称,实为神经病的病娇男配,卫檀生。 为了攻略病娇,她死了两次,被病娇杀又被病娇虐。 最后在病娇爱上她之后,欺骗他感情,冷漠无情地看他哭,看他无可奈何,眼圈红红地掉眼泪,梦呓似地呢喃着,“不要离开我,可怜可怜我。” * 卫家三郎卫檀生,十岁时随父到地方上任,却被当地山匪掠去,救出来后便跛了一足。 半年后,卫檀生拜入空山寺,由了善禅师照料,潜心学习佛法。 十八岁时,卫三郎下山还俗回到京中,仍以佛门弟子自居,日日焚香礼佛。 因常年受佛法浸润,温润可亲,慈悲为怀,乐善好施,又因貌若好女,京中有人称之为小菩萨。 只有吴惜翠清楚,这个人前慈悲为怀的小菩萨,内心又是如何冷硬如冰。 * 人见水为波流,鱼龙见水为洞窟,天人见水为琉璃,而饿鬼见水为猛焰脓血。 他不是菩萨,他是饿鬼,贪吃旁人苦痛的饿鬼。 表里不一共情缺陷病娇男主x我的内心只有回家·真冷漠无情女主 注:女主重生三次,第一次是个黑脸壮汉,后两次是姑娘。 内容标签: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穿书

渣了暴君后我死遁了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贫困山区的小姑娘陆拂拂穿书了,任务目标是将书里那个反派暴君改造成一代明君。
牧临川是个货真价实的暴君,狭隘阴郁,小肚鸡肠,翻脸不认人。
叛军攻入上京后,他废了一双腿,是冷宫里的陆拂拂将他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。
一朝天子落尘埃,他从尊贵的少年天子,一夜之间成了只有孩子那么大的半个,成了人人都可欺之辱之的微末草芥。
看到那个不起眼的小姑娘跌跌撞撞为他求医治病后,少年沉默了。
他悲观、消极、厌世,但为了陆拂拂,他也愿意洗心革面,一寸一寸打回上京。
为她所向披靡,护她安然无恙。
*
大雍朝的皇帝是个传奇,雍厉帝牧临川他年少时曾是个罄竹难书的暴君。
后来,叛军攻入上京,他断了腿被从王位上赶了下来,又花了足足十年时间,硬生生地杀了回来。
回来后,厉帝励精图治,发政施仁,灭戎狄开海路减赋税通运河,成了流芳百世的明君。
他后半生在位的这段时日史称元朔之治。
而这一切的改变,据说,都是因为他身旁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。
这位小姑娘便是日后的懿淳王后,一个昔日的冷宫弃妃。
偏就在封后大典当天,这位饱受宠爱的懿淳王后不幸身殒,这对恩爱的少年夫妻自此阴阳两隔。
文武百官亲眼看到悲恸欲绝的少帝辍朝数日,神思恍恍。其后为懿淳王后陈虎贲、鸾辂、龙旂、辒辌车、黄屋左纛,入天子七庙,极尽哀荣。
而陆拂拂,她有个小秘密,从来没有对牧临川说过:她其实是死遁的。
一口一个“俺”的呆萌农村妹妹X阴郁厌世悲观主义者小暴君
注意事项:
男主是个神经病。
其他想到再说,是HE
具体见第一章 作话。
封面来自于微博画手:_大器晚成_
又名,无产阶级小姑娘感化地主老财的故事(等等!好像哪里不对!
内容标签: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穿书

穿成白月光替身后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收藏数:162176
备注排雷:大长文,我流修真,女主在挨打中成长的血泪奋斗史,非传统修真,非传统修真,非传统修真,非唯境界论,只是修真玄幻背景下写个故事,披皮伪少年漫风,越级打怪是常事,热爱传统修真的原|教|旨|主|义慎入。
小白套路文,小白套路文,小白套路文,作者没格局没野心,只想尽量写个自己心里的故事。

——

穿成白月光替身后,白月光回来了。

乔晚一直都明白,自己是昆山派小师妹穆笑笑的替身,是穆笑笑陨落后,昆山派找到的替代品。

师尊师伯,师兄师姐们爱护她,也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穆笑笑。

不论旁人怎么说她不如穆笑笑勇敢,不如穆笑笑可爱,不如穆笑笑聪颖。

属于乔晚的价值被抹去,乔晚都不在乎。

加倍的努力,是希望不辜负宗门的期盼。

直到有一天,死去的穆笑笑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,昆山派真正的小师妹,穆笑笑回来了,取回了原原本本属于她的一切。

白月光替身,冒牌货乔晚尴尬了,悲愤了,心态崩了,怒而掀桌下山,这替身老子不做了。

过去这么多年里,她一直在为别人而活,如今,乔晚只想为自己,堂堂正正地活一次,并且锤爆那些煞笔的狗头。
内容标签: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穿书 升级流

一篇古早狗血虐文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收藏数:60319
排雷预警:古早狗血虐文风味!“渣男贱女”预警!女主倒贴妹妹,女主倒贴男主,男主心有所属,然后幡然醒悟倒贴女主的狗血戏码。
纾解一下自己吃不到粮的痛苦。
甜文、爽文、狗血渣贱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,就像大家在超市买东西挑自己喜欢的买,请不要抢了别人手里的香菜,再大声质问别人为什么喜欢吃香菜,你喜欢吃香菜是不是贱,种香菜的是不是贱。(对不起我不是踩香菜,我已经向香菜道歉了)
我排雷了,要是再点进来骂我,我就骂你(超凶)

正文文案:
没有系统,没有金手指,背着个大书包,戴着副眼镜,初三刚毕业,宁桃就穿越到了修真界。摆在眼前的第一个问题是,怎么在这剑光到处乱飞的修真界活下去。
更坑爹的是,她眼镜碎了,放眼望去,五十米之外人畜不分。
为了活下去,宁桃与途中巧遇的清冷小道士常清静搭了个伙。
少年的感情,都是真挚而热烈的,因为喜欢,所以她才能够坦然无惧,一路随行,并且小心翼翼地幻想着,总有一天,常清静能回头看到她。
但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世上最强求不来的就是感情。
常清静喜欢上了小妖狐。
常清静为小妖狐入了魔。
常清静为小妖狐失去理智,在扶川谷屠遍正道一百二十人。
秉承着把误入歧途的中二少年拉回正道的信念,宁桃想着,这几十年的友谊,她总能感化一下常清静吧,说不定他还会短暂地恢复一下理智呢。
然后,她和那一百二十个兄弟一块儿死在了扶川谷。
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少年的爱恨太浓烈,刚升上高一的小妹妹宁桃,一路跌跌撞撞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哭着喊着想要回家找爸妈。她想念教室呼啦啦转着圈儿的风扇,想念后面的黑板报,想念那些做不完的试卷,想念放学时渐次亮起的霓虹灯光。
而常清静。
从当初蜀山剑派初出茅庐的青涩小道士,到一剑震烁八荒的剑仙。
他想念当初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姑娘桃桃。
那是刀光剑影的杀伐中,他唯一温柔的旧梦。
*
宁桃重生后,与仙华归璘道君常清静结为了道侣。
就在成婚那天,那位仙华归璘道君眼睁睁地看着,桃桃哭着喊着,义无反顾地奔向了高楼。
她穿着嫁衣,跑得很快,越来越快,裙角勾勒了夕阳的光,从高楼一跃而下。
她以为这样她就能回家。

一句话简介:你倒贴我来我倒贴你

内容标签: 虐恋情深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

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[穿书]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张雾敛穿越了,被告知只要和一个叫云祭火的人深入交流,就能获得8千8百万美金的大奖。
这位云祭火,是男频文《傲世魔尊》的炮灰男配,家境好长得帅,少年感十足的狠戾美少年,偏偏喜欢上了男主的白月光。
由此和男主产生争执,害得男主修为尽废,长生路断,甚至白月光也为救男主而领了便当。
为了复活白月光,男主踏上了一条修魔的不归路,并在小有所成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把云祭火给宰了。
但张雾敛万万没想到的是,穿越之后,那个和她相杀到天涯海角的恭华宗傲娇嘴炮人头狗仇家,竟然就叫云祭火,她那个攻略对象!!!
是选择和仇人展开友好和善的深入交流,还是选择放弃8千8百万美金的大奖。
看着仇人少年白净的俊脸,张雾敛陷入了沉思。
张雾敛:那个……
张雾敛(吞口水):那个……请你和我深入交流一下吧!拜托了!!
仇家:?
智障玛丽苏光环女主X傲娇小废物祖安男主
白月光是扶她(即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生理特征)白月光喜欢女主,只是前期男主和龙傲天都不知道。
彩虹屁和祖安言论均来自于网络。

【排雷:女主是个脑回路不在正常人频道上的睿智,真·睿智,是真的智障!设定就是个煞笔,不要问我女主一个成年人为啥要这么煞笔,夸张的设定而已。你骂她可以,但别问我她为啥这么煞笔,这不科学。我真的回答不上来啊。给观众老爷磕头了!!】

男主他人老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王韫大概是最弱的穿越女了,原主惨败于重生的堂姐,最后堂姐嫁给了南阳王世子,而她刚穿越来就直接嫁给了一个致仕的老头。
即便老头是当世大儒,曾冠盖满京华,声名赫赫,然而最恨不过英雄易老,美人迟暮。
本以为凑合一生,只是事态的发展似乎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
狗官修炼手册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穿成个已婚妇女,渣男心有白月光,正准备和离时,简娣一睁眼,发现自己又变成个男的?还是个政府没编制的公务员,一个叫卢仲夏的翰林院庶吉士。   感觉到自己少了点什么引以为傲的东西,多了点什么可怕东西后。   简娣:保持微笑.jpg   更可怕的是,她和人家原主卢小哥一体双魂。   为了确保自个租住的壳子有个远大光明的未来。   简娣决定顶着卢仲夏的马甲,和卢小哥一起,一心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高举大庆朝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,做个两袖清风,勤政爱民的狗,阿不,好官。   大庆朝张首辅:呵呵   谢状元郎:呵呵   都察院杠精御史们:呵呵   卢仲夏:呵……不对!我不是狗官QAQ   简娣:我狗。   内容标签: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

他心上的塞勒涅

言情 / 排行榜 连载

【早上6:00更新,其余时间为捉虫】*男暗恋和池声一起在南城二中出名的,不止有他全优的数理化成绩,大大小小的竞赛奖项,更有他那张矜冷的脸,和那个不可一世的拽王性格。简而言之,举手投足间,十分有距离感,没人知道,初中的池声曾在霸凌中试图放弃过自己的生命。直到那一天,有人对他说:“有没有人说过,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。”——多年后的南城。夜雪纷飞。“你到底喜欢过几个,谈过几次?”池声站在夜雪中,不冷不热,眉眼平淡地问。“这很重要吗?”江雪萤微微一愣,心里却有些迟疑,一时暗道难不成池声也不能免俗,成了在意女性“贞洁”的庸俗之辈?一时又抿了抿唇,心道,都什么时代了,假如池声真在意这个,就算她睡了三五个也轮不到池声来置喙。“喜欢一个,谈过两个。”“高中喜欢陈洛川?”没想到池声根本不需要她提醒,言辞散淡,却“如数家珍”,“还有你上次那个曹谁谁?”“是曹晨,”江雪萤纠正,“前男友。”江雪萤:“大学还谈过一个。”“江雪萤。”池声冷不丁地突然开口。江雪萤略有些戒备。他站在大雪中。大雪柔和了他冷淡嚣张的气势,江雪萤却看到池声注视了她半晌,忽而漫不经心般地低垂着眼睫,移开视线。“你都喜欢过这么多人了。”池声:“